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挑起七七事变的罪魁祸首:牟田口廉也

时间:2020-05-19 11:43:42编辑:罗生门橘子

牟田口廉也(1888.10.7—1966.8.2),日本佐贺县人。日本昭和时期陆军中将、甲级战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2期毕业,日本陆军大学第29期毕业。“七七事变”时,牟田口廉也任侵华日军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第一联队联队长,军衔为大佐。

1937年7月7日当天,由于驻屯军步兵旅团旅团长河边正三少将未在北京,所以牟田口廉也成为了现场的最高指挥官,并由其下达了向中国守军开火的命令,他也就成为挑起“七七事变”冲突的罪魁。

历任第18师团师团长(1941年4月),第十五军司令(1943年3月)等。1946年9月作为乙、丙级战犯被逮捕,移送到新加坡,1948年3月假释,1966年8月死亡。

牟田口廉也(むたぐちれんや),时任侵华日军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第一联队联队长、大佐军衔。事件刚刚爆发,牟田口廉也就迫不及待的赶赴第一线直接指挥部队作战。

7月8日凌晨4时,牟田口廉也威胁中方谈判代表,要进宛平城搜查失踪士兵,要中国军队让出宛平城东门,被我代表王冷斋严辞拒绝。4时23分,牟田口廉也下令在现沙岗村大枣园沙丘阵地的炮兵向宛平城开炮,牟田口廉也在卢沟桥打响了第一炮,亲手点燃了战火。为此,天皇裕仁亲授其金鹰三级勋章,晋升为少将。1938年3月并调任关东军司令部副官,同年7月调任第四军参谋长。1940年8月,牟田口晋升为中将。1941年4月牟田口成为第18师团师团长,该师团编入南方军,参加太平洋作战。在新加坡战役中,第18师团与近卫师团、第5师团一同攻打号称“远东第一要塞”的新加坡,以五万之众迫降了10万英联邦军队。

1943年5月,牟田口廉也以“赫赫战功”之身容升驻缅甸的第15军司令官。1944年3月8日,日军发动“乌号作战”,向印度的英帕尔发起大规模攻势。牟田口廉也率第十五军3个师团及特种团计15万余人马,在科希马、英帕尔、伊姆法尔等缅印地区,被中美、英印联军和中国远征军打得落花流水,先后损兵折将十几万,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所剩残兵败将又大多患痢疾、疟疾等疾病,在大雨和饥饿中挣扎。面对惨败战局,牟田口恼羞成怒,一口气将三个师团长撤职,创日军建军以来的奇闻(师团长的调换必须要日本天皇的命令)。日军15军死里逃生的人都称他为“鬼畜牟田口”。

经过几个月的雨季大溃败,牟田口廉也的十五军已所剩无几。日军大本营异常恼怒,将缅甸方面军司令官和参谋长全部撤换,牟田口廉也也被解除军职,在1944年12月被编入预备役,羞怒之下自杀(未死)。1945年12月被逮捕,1946年9月被移送至新加坡受审,1948年3月被释放回国,亡于1966年8月2日。

七七事变

牟田口廉也曾时常对人说到:“大东亚战争,要说起来的话,是我的责任,因为在卢沟桥射击第一颗子弹引起战争的就是我,所以我认为我对此必须承担责任。”他在笔记中也写到:“我挑起了卢沟桥事件,后来事件进一步扩大,导致卢沟桥事变,终于发展成这次大东亚战争。”牟田口率部向中国军队打了第一枪,这的确是事实,不过他把挑起战争想象成为他一人的力量,却不符合历史事实。日本发动这场战争,早就已经在计划之中了。鬼畜牟田口与英军作战时,僵硬地迷恋所谓的‘成吉思汗’式战术,后来在东京开了一家料理店,并起名为“ジンギスカンハウス(成吉思汗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