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权倾朝野的明珠与索额图,为何对魏东亭尊敬一些?

时间:2020-12-19 03:21:42编辑:未知

  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那我们的主人公康熙究竟有怎样的故事呢?

  看过电视连续剧《康熙王朝》的朋友,对于其中的魏东亭并不陌生。

  他是康熙皇帝的幼年发小、侍读书童,还是康熙的贴身侍卫,之后更是担任东南沿海四省的海关总督,掌管着朝廷的经济命脉,可见康熙皇帝对其的信任与器重。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朝中两位炙手可热的宰辅大臣明珠和索额图见到魏东亭的时候,也要毕恭毕敬的叫一声“魏东亭大人”。这其中既有着对魏东亭身为朝廷封疆大吏,对其官阶与职位的尊敬,也有着对其与康熙特殊关系的忌惮,当然除此之外,康熙对于魏东亭也是非常尊重与推崇,进而也令这两位内阁宰辅对其是更加的肃然起敬。

权倾朝野的明珠与索额图,为何对魏东亭尊敬一些?

  《康熙王朝》中的魏东亭,历史上并无此人,他的原型实际上曹寅,不过其中也包含了一些历史上索额图的事迹。

  魏东亭,在剧中是康熙皇帝的老师魏承谟的儿子,而实际上,魏东亭以及魏承谟这对父子都是虚构的人物。

  先来说说魏承谟。

  魏承谟在历史上并不存在,他的历史原型是范承谟,即“清初第一汉臣”范文程的儿子。

  历史上的范承谟,起初在翰林院工作,后做到了浙江巡抚,“三藩之乱”前调任福建总督。耿精忠叛变后,将范承谟囚禁,并且在康熙十五年(1676年)将其杀害。而这与《康熙王朝》中魏承谟先是被外放做了封疆大吏,后在“三藩之乱”中慷慨就义的剧情基本一致。

  再来说说魏东亭。

  历史上,康熙皇帝的确有这么一位相伴长大的发小,不过他不是魏东亭,而是魏东亭的历史原型,曹寅。

  曹寅,出身于正白旗内务府包衣,其母孙氏曾担任康熙皇帝的保姆。后康熙皇帝为了回馈曹家,便将曹寅的父亲曹玺任命为江宁织造。曹玺去世后,曹寅先是出任苏州织造一职,后调任江宁织造,苏州织造则由其内兄李煦接任。

  曹寅在其南下出任苏州以及江宁织造之前,曹寅在宫中所担任的职务也正是銮仪卫之职,与魏东亭的职务也基本一致。

  当然,在“智擒鳌拜”的剧情中,历史上索额图的功劳却是被剧中的魏东亭“张冠李戴”了。康熙“智擒鳌拜”,索额图绝对是“首功之臣”。当时的他辞去了包括大学士、吏部侍郎在内的所有职务,专心做康熙皇帝的贴身侍卫,在保护康熙绝对安全的同时,也在暗地里帮助康熙组织训练这些布库少年。不仅如此,索额图全程参与并执行了康熙整个“智擒鳌拜”的计划,特别是他站在武英殿外诱骗鳌拜交出了武器,为“智擒鳌拜”的成功创造了积极的条件。

  只不过,在《康熙王朝》中,为康熙皇帝挑选并且训练布库少年的人变成了魏东亭,而剧中的索额图则在这段剧情中,成为了彻底的看客。

权倾朝野的明珠与索额图,为何对魏东亭尊敬一些?

  魏东亭对于康熙皇帝,可谓是将“忠诚”演绎到了极致。

  魏东亭的父亲魏承谟是康熙皇帝的老师,魏东亭与康熙既是发小又是同窗,两人相伴长大,关系自不用多说,可以说他与苏麻喇姑是康熙皇帝最为信赖的人,也是最为亲密的人,在这一点上,甚至连康熙皇帝的结发妻子赫舍里氏都难以企及。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层关系,使得对于魏东亭、苏麻喇姑的尊敬,就是对康熙的尊敬,反之对于二人的不敬则是对与康熙皇帝本人的不敬。

  在此之前的剧情中,康熙皇帝驾临山西,山西总督莫洛因为贪功邀宠被康熙皇帝训斥,莫洛是左一个“苏麻大姑姑”,又一个“苏麻大姑姑”的喊着,求着苏蝲蝲蛄替他说说好话。一介地方督抚一级的封疆大吏面对苏麻喇姑这样一介侍女都是如此的卑躬屈膝,更不用说此时已经是掌管朝廷经济命脉的魏东亭了,所以即便是索额图和明珠这样的朝廷重臣,也不敢贸然自魏东亭面前有所不敬,毕竟康熙的面子在那里摆着的。

  实际上,康熙对于魏东亭也是同样的敬重与推崇,当然这一切都是魏东亭用他的“忠心”换来的。

  “智擒鳌拜”后,原来潜伏在魏东亭府上的康熙卧底浮出了水面,这是康熙对于魏东亭赤裸裸的不信任表现,可是魏东亭却对此始终没有放在心上,继续着对康熙皇帝的绝对忠诚,这也令康熙皇帝对其是更加的倚重和信任。

  在杨起隆企图用美色祸乱康熙的时候,魏东亭只要听闻一点风吹草动,准会第一时间带人赶到,以确保康熙的绝对安全。

  在康熙皇帝准备南收台湾,北征噶尔丹的时候,又是魏东亭主动扛下了筹集军费的重任,也算是为康熙皇帝能够统一国家,维系边境安定,做出了积极地贡献。

  而魏东亭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自己能有个高官厚禄,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对于国家、对于朝廷、以及对于康熙皇帝本人的“忠诚”,单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的行为与品行,就要高出只想着结党营私、争权夺势的明珠和索额图不知道多少倍,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魏东亭之于康熙皇帝的重要意义。

  事实上,魏东亭对于康熙皇帝的“忠”以及康熙皇帝对于魏东亭的特殊情感,在康熙安排其就任台澎知县的时候尽显无疑。名义上,康熙皇帝以渎职失察、治下无方的罪名,将魏东亭贬谪到了台澎,从封疆大吏的岗位上直接撸到了县令一级的地方小吏,但是这两人没有任何的交流,就明白了彼此的用心良苦。

  一方面,这是康熙皇帝的“苦肉计”,为的是保护魏东亭,使其免于朝廷党争的波及,进而可以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全身而退。

  另一方面,台澎金夏刚刚收复,也需要一位有威望、有能力并且是康熙信得过的官员进行治理,既可以让台澎民众信服,同时也是为了巩固收复台湾的成果,因为换了别人,康熙皇帝也会担心其再次割据自立,而只有魏东亭才是他真正信得过的人。

  于是,魏东亭之于康熙的意义在此刻得到了充分的显现。

  对于康熙来说,有些事情真的是只有魏东亭可以去做,也只有魏东亭去做他才能够得以放心和安心,而这一点就连明珠和索额图都没有达到如此程度,因而对于魏东亭的自愧不如也就成为了必然。

  在这样的情况下,明珠和索额图,虽然贵为内阁宰辅,朝廷重臣,更是康熙皇帝身边炙手可热的人物,可是他们依然距离魏东亭有着一份差距,这份差距不是体现在官阶上、职务上、品阶上,而是体现在了康熙皇帝的心里,所以他们尊称魏东亭为“魏东亭大人”,既是发自内心的,也是一种真实情况的体现。

权倾朝野的明珠与索额图,为何对魏东亭尊敬一些?

  在这之后,明珠因为结党营私、败坏朝纲,先行被康熙皇帝惩治,而索额图也因为与太子胤礽密谋弑君夺位进而为康熙拿下,两个人就此身败名裂,成为了康熙皇帝的阶下囚徒,就连在“千叟宴”上,康熙向他们敬酒都是用的空酒杯。而这也便是康熙皇帝对这二人的最终评价,虽然都是有功之人,但同样的,他们也是罪无可赦的“罪臣”。

  反观魏东亭,不仅自己被康熙封为了“毅亲王”,自己的小孙子更是被康熙安排给弘历做了侍读,这是康熙对魏东亭的认可,同时也表明了自己想要将这份君臣情谊继续下去的态度。

  所以纵观整部《康熙王朝》,魏东亭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