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历史网!

西安小伙驾车高速路压不明物爆胎!索赔遭踢皮球,多方称“不是我们的责任。”

时间:2024-05-15 22:58:09编辑:未知

西安小伙驾车高速路压不明物爆胎!索赔遭踢皮球,多方称“不是我们的责任。”

“幸亏我发现异常正确操作,如今想想都后怕啊!”说起5月13日在高速路上遭遇的惊险一幕,西安小伙小高感慨说。

然而,如今面对着不菲的维修费用,他试图寻找责任方时,却遇到了令他尴尬的局面。


行车记录仪拍摄画面中,可见道路上多处散落的异物 受访者供图

清晨高速路上“遇险”

路面不明铁片致跑车爆胎

小高今年21岁,是一名极限运动的爱好者,这次事故发生前,他刚在外地参加完滑板比赛。

“我是在武汉参加的比赛,5月13日凌晨1点出发往西安赶,7点左右走到事发路段。”小高介绍,当时天色已经大亮,事发地位于商洛路段,“马上就到商洛北。”小高说,自己的车行驶在最左侧的超车道,距离异物很近时他才发现,但是紧急避开已不现实,当车辆辗过之后,右后轮发出了爆胎的响声,车身迅速开始抖动,“我赶紧慢慢操作靠边停了车,幸好没出大事。”

那是些类似工地废料的东西,我压上后还曾看见前面路面有个破头盔。”小高说,路面上撒了不少东西,而扎中他车轮的是一个长约10厘米的铁片。他不确认这种车辆能否上高速,但这种抛洒是肯定违法的,尤其是高速公路,有极大的安全隐患,他表示,他的车辆被扎后不久就又有一辆车中招儿,“但那车主就是下车看了一眼就走了,他好像是防爆胎,没啥大问题。”


长约10厘米的铁片 受访者供图

小高说,当他确认车胎被扎坏后,他第一时间打电话报了警,并呼叫了救援。随后交警帮其叫了拖车,到了修理厂拆下轮子后他才知道,受损的不仅仅是橡胶轮胎,就连轮毂也出现一处凹陷。“我因为经济比较紧张,当时没有预算换轮胎,但是旧轮胎已经完全扎坏了,我只好暂时买了个不同尺寸的特别旧的轮胎,先撑着开回西安。”小高说,他开的车是马自达MX5,属于一款跑车,价值30多万,要是整个轮胎更换,价格不菲,“至少得好几千块,车损险又比较高,我也没买。”


轮毂也出现一处凹陷 受访者供图

小高车上的行车记录仪记录了当时的场景,驾驶中小高听着音乐,在经过事发路段时,突然发现路面上有东西,但已经无法躲避,辗轧过后,有爆胎声响起,随后车辆前行中发出“咕噜噜”的异响,车辆仍然前行,缓慢减速、变道,在让过一辆大货车后停靠路边。

高速交警调查确认事故

建议找高速路养护部门协商赔偿

突然出了这样的意外,后怕之余,小高开始考虑找到责任方挽回自己的损失。

“因为搞不清管辖辖区,我打了三个交警队的电话。”小高说,在打通第一个交警队的电话号码后,交警确认了1405-900路段属于另一个交警队管辖,对方还给了小高另一个交警队的电话。

但打通后,这个交警队的民警了解情况后也说该路段不属于他们队的管辖范围,又给了小高一个电话,“结果没想到打过去还是之前的交警队。”小高说,为了弄清楚,他详细向民警核对了他们的具体管辖范围。

小高这才发现,恰好自己出事的位置约100米路段属于第三个交警队,而再往前往后的路段才分别是此前联系过的两个交警队的管辖范围。直到此时,小高方才联系到了后来出面处理他这起事故的交警。

到修理厂修完车,他见到了处理事故的商洛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交大队蓝商中队交警,交警为其出具了一份道路交通事故证明:2024年5月13日7时5分许,高某某驾驶小型轿车由河南开往西安,沿沪陕高速由东向西方向行驶至1405KM+900M处,因最左侧路面有异物(铁片)导致车辆右后方轮子轮毂辗轧后受损,本次交通事故无人受伤。


交警为其出具了一份道路交通事故证明 受访者供图

“处理事故的交警让我去找陕西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让他们赔偿。”小高说,处理事故的民警称,这种事故不属于他的职责范围,小高只能去找交控集团下属的高速公路养护部门协商补偿。

出事后来回奔波8个小时

几个方面都说不是自己的责任

让小高没想到的是,他的维权之路还很漫长。

小高介绍,他首先按照交警指引,去了位于商洛西收费站的第一个道路养护单位,“我开了20公里路,找到了那里的工作人员,但他们说出事地点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让我去找在商洛东收费站的另一个交控下属单位。”

小高说,他又开了20公里到了商洛东,但那里的工作人员依然称事发路段不属于他们,说与他们的管辖范围差了50米。

无奈之下,小高又驾车数十公里赶到了商洛北,找到了陕西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西商分公司商州北管理所。

“这次总算找对了地方,可他们虽然承认是自己的路段,却不承认自己有责任。”小高说,该所工作人员称他们跟同事确认过,早上五点的时候巡查过事发路段,没有发现问题,而且他们有巡查报告,有必要的话,他们将来可以在法庭上出具。

小高说,该所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们总共需要巡查的路段有80公里,只有一辆车,轮班倒24小时不停巡查,来回一趟要三个小时。“他们说巡查过了,已经完成了工作,还说那是别的车上掉下来的,让我找交警。”

小高说,此时已是下午3点多,距离事发已经过去8个小时。最让他想不通的是,因为高速路面的异物导致了无辜车辆受损,而仅仅是找一个负责该路段事故的交警队,以及负责养护工作的负责单位就这么难,“他们之间哪里是谁的辖区肯定相互很清楚,即便不清楚,他们打一个电话也能轻易搞清楚,但就是让一个受害人不停地来回跑。”

交警曾称

该起事故系路面异物清扫不及时造成

道路管理运营者具有安全保障义务

小高认为,此次事件中的“肇事铁片”显然是来自某辆途经事发地的货运车辆,那么这辆车就是整件事故的始作俑者。因此,他希望当地高速交警能够立案调查抛撒异物的车主,“按照商州北管理所的说法,他们5点时巡查过该路段,那么就只需要查看两个小时内的过往车辆。”小高说,他曾观察事发地不远处恰好有一个摄像头对着事发路段。

然而,负责处理此事的交警明确称,该事件不构成立案标准。而后,小高又提出警方帮助调取监控录像,以查找涉事车主,在与小高的交谈中,这位民警表示,该起事故不是一起肇事逃逸事故,警方缺乏介入的理由。另外,监控在公路管理方,需要他们的授权许可。而事发地到底有没有监控,监控有没有拍到异物跌落,车辆车牌号能否看清,他表示,他曾办理过类似案件,跌落异物很难看清。

5月14、15日,这位交警先后两次调取监控对此事进行调查,并发送几张视频截图给小高,并表示已经帮其查看监控,但实在无法看清过往车辆车牌号。

这名交警表示,这首先不是逃逸事故,顶多是个意外,他们可以给小高出具交通意外事故认定书。他表示,即便找到跌落异物的车辆,也只能出具无过错的事故认定。“我们就是认定。”这名交警称,交警部门就是认定,即便是认定有责任方,他们也没有强制执行的权利,也需要当事人通过诉讼的方式解决赔偿问题。

随后,这名民警与小高谈起了关于商州北管理所对于巡查的说法,表示该起事故系路面异物清扫不及时造成的。他说,收费公路管理条例里面明确规定,高速公路管理方作为高速路的管理运营者,具有安全保障义务,“他们有巡查义务,那么究竟有没有巡查,即便巡查了,后面义务依然存在,巡查究竟到位不到位,不是他们自己说了到位就真的到位了。”

这位民警表示,当事人小高通行高速路,是与公路管理方签订了合同,管理方有约定义务,同时法律还赋予给他们有法定义务,监管公路管理方也有他们的巡查规定,但这个规定不能完全避免问题的存在,即便巡查了,路面依然有异物,还是发生了事故。

办案交警未接受采访

高速路养护部门也未回复

小高在交警部门和公路管理机构之间来回奔波,两方都让其找对方处理此事,那么当事人究竟该找谁?5月14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试图联系两方进一步了解此事。

然而接通电话后,当事交警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表示需要联系其上级。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陕西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西商分公司商州北管理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知道此事,已经在13日安排专人对接处理了。这名工作人员留下了记者的电话,表示会有相关工作人员回复记者。但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回应。

陕西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西商分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高速公路的养护、巡查,国家都是有着明确的规定的。由于高速公路的特殊性,即便是工作人员时时刻刻不停巡查,也无法完全保证路面没有异物的产生。

律师说法:

公路管理人若不能举证己方没有过错

则应承担相应责任

“对于该类事件,责任主体有两者,一是异物所有人,管理人;二是公路管理机构。”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认为,小高可依据实际情况,向这两方面主体追讨自己的损失。

付建说,根据《民法典》1256条规定,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由行为人承担侵权责任。公共道路管理人不能证明已经尽到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该条适用于侵权责任中的过错推定原则,由行为人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另外,《公路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路管理机构应当按要求对公路进行养护,保证公路处于良好的技术状态。

付建表示,当事人小高可以请求交警、公路管理机构通过监控确定异物所有人、管理人,由其承担侵权责任;若无法找到归属,可以要求公路管理机构承担养护不力的赔偿责任,当事人可以保留证据提起诉讼,该诉讼中,公共道路管理人需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没有过错。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何南

声明 :中国历史网是一个非盈利网站,站内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本站仅提供存储,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