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国民党政府金圆券发行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时间:2019-10-04 08:26:01编辑:文二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期,国民党政府为挽救日益恶化的经济危机,于1948年8月在全国实行币制改革,强行收缴金银外币,发行新货币金圆券。

王云五是今天大多数人都非常陌生的历史人物,然而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却是一个有较大影响力的著名社会贤达,也是金圆券币制改革策划和推行的始作俑者。

抗战结束不久,蒋介石不顾全国人民休养生息的民意,很快就穷兵黩武发动了对中共解放区的全面内战。然而这场不义之战消耗了大量的金钱与物资,致使生产萎缩,物资匮乏,整个财政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ef450ee2223ddda51a8a08761f96deff.jpg

无奈之下,国民党政府只得自己想办法“挖潜”补洞。1948年5月,经翁文灏等人推荐和蒋介石首肯,王云五以“社会贤达”身份出任国民党政府实行“宪政”后的第一届行政院财政部长。

王云五上任伊始,面对通货膨胀不断加剧的经济形势,决心抱着“替党国补天”的思想,在全国进行新的币制改革,取消流通已久的法币,改为发行新货币——金圆券。

经过精心准备,他亲自秘密起草了一份《改革币制平抑物价平衡国内及国际收支的联合方案》。

王云五的“补天”发明使早已焦头烂额的蒋介石喜出望外,他在审核报告后认为:“王云五所拟金圆券方案,设法挽救财政,收集金银、外币,管制物价,都是必要的措施。”8月19日,蒋介石亲自主持召开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专题研究币制改革相关问题,并破例邀请不是国民党员的王云五到会做币改方案的说明。

当晚,蒋介石以总统名义发布《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明令在全国取消法币实行金圆券币制,限期兑换人民所有之黄金白银、银币及外国币券,逾期任何人不得持有。

1948年8月20日,王云天以国民政府财政部长身份在南京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正式向外界公布实行金圆券币制改革。

金圆券发行之初,普通老百姓在“违者没收”或被投入监牢的高压下,只好将所存金银外币向银行兑换金圆券,而深知国民党政府经济危机底细的工商、金融大资本家就没那么乖顺了,谁也不会把自己的财富白白送进国民党政府的狮子口里,便想方设法保住手中的金银外汇不愿兑换。

于是,蒋介石在9月6日国民党中央党部扩大纪念周上威逼他们必须马上改变观望态度。会议一结束,他马上委派长子蒋经国为上海经济管制特派员亲临督阵,以铁的手腕确保币改顺利进行。

b13cefdfec91dba08a1f1112c43a363b.jpg

蒋经国为打好上海币制改革这一仗,一上任就召见上海经济界的李馥荪、周化民、钱新之、戴铭礼等头面人物,胁迫其申报金银外币的存量,限时送交中央银行。

为杀鸡儆猴,蒋经国还把有孙科做后台进行金融投机的上海林王公司经理王春哲以“囤积居奇”的罪名枪毙,并将申新纺织总经理荣鸿元、美丰证券总经理韦伯祥、中国水泥公司常务董事胡国梁等人以私逃外汇窝藏黄金罪名逮捕入狱。消息传开,整个上海经济界大为震动,不得不按蒋经国的要求就范。

就在金圆券刚刚强制推行之时,王云五的财政部却突然爆出了币改泄密丑闻,于是有人闻讯便赶紧抛股套汇。此事顿时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

币改泄密一案使蒋介石大为恼火,他深恐此案会使金圆券信誉扫地,便急令国民党监察院火速派人去上海协助蒋经国查明真相。在老蒋的催逼下,蒋经国组织专案组很快就查出了此案系蒋介石的旧友、上海青帮头子杜月笙公子杜维屏的鸿兴证券所为。

1948年9月2日,上海警备司令部正式逮捕了杜维屏以及巨额股票抛售套汇人李国兰、杨淑瑶,他们交代是受李国兰的丈夫时任财政部秘书陶启明等人指使干的。陶启明很快被逮捕归案,并供出是顶头上司即财政部主任秘书徐百济透露的。

为平息舆论,蒋介石除了处分徐百济等人,还将难逃干系的王云五明令给予处分。这位“币改功臣”出师未捷先失蹄,此时只好自认“倒霉”了。

币改法案公布后,蒋介石于21日发布命令,向华北、华中、华东、华南和西北全国各大区分别派出政府大员进行督导,通过铁腕高压手段,迫使国统区人民将自己所有的金银外币送交国民党中央银行兑换成金圆券。

到9月底,国民党政府在全国各地收兑金银外币即达1.6亿美元。为加大收兑力度,9月30日,国民党政府又决定将全国黄金美钞的兑换期限再延长一个月,银元兑换期限延长两个月。

357f1383abe4d8282546e85c854254c2.jpg

币制改革如狂飙一样肆虐整个国统区。金圆券发行仅15天,汉口、重庆和广州的物价就分别上涨了21%、40%和83%。金圆券出现的危机使整个国统区出现了存款挤兑和物资抢购狂潮,导致当时中央、中国、交通三大银行从早到晚挤满了人,各米店面铺十店九空,许多地方不得不靠军警维持市面秩序。

11月10日,南京爆发大规模抢米风潮,国民党政府不得不宣布实行“首都戒严令”。为挽救危机,国民党政府急忙于11月11日颁布《修正金圆券发行办法》、《修正人民所有金银、外币处理办法》,但对缓和局势无济于事,反而在全国引发更大规模的金融挤兑和物资抢购狂潮。

随后全国物价如同脱缰的野马,到1949年4月,上海地区竟上涨了6.3万倍。抗战前1937年4月能买3733石米的钱到此时只能买一粒米,广东一家造纸厂一次竟买进800箱票面100—2000元大面值钞票充当造纸原料。

金圆券发行10个月的暴跌速度已远远超过法币发行14年的贬值速度。这一荒唐的币制改革,成为国民党在大陆统治的最黑暗时期,它导致无数老百姓拿着—堆的废纸等死,老百姓痛骂国民党是地地道道的“刮民党”。这是王云五在币制改革初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王云五的金圆券币制改革出台仅仅10个月就宣告彻底失败。它非但没有挽救蒋介石失败的命运,反而加速了国民党经济的全面崩溃和在大陆政权的垮台。王云五也转眼间变成了“党国罪人”,被迫于11月16日引咎辞职。

0bd33634645d6827d5eab84f2444e7b7.jpg

但蒋介石却利用币制改革闹剧搜刮了2亿美元的金银外汇,这为他以后统治台湾在经济发展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就此而言,王云五可谓“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