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巫蛊之祸:汉朝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之一

时间:2020-05-24 13:04:42编辑:梓岚

巫蛊之祸的原因和影响:巫蛊之祸是西汉社会矛盾日趋激化尖锐的产物,不仅给汉武帝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造成巨大影响,致使汉武帝探索治国理念付出了重大代价,同时危害了西汉时期学术思想和意识形态的建立。

巫蛊,本来是以民间风俗迷信作为观念基础而施行的加害于人的一种巫术形式。蛊的原义,是以毒虫让人食用,使人陷于病害。说文虫部云:蛊,腹中虫也。春秋传曰:皿虫为蛊,晦淫之所生也。汉代流行的巫蛊形式,是将桐木削制成仇人的形象,然后在桐木人上插刺铁针,埋入地下,用恶语诅咒,企图使对方罹祸。

邓启耀在中国巫蛊考察一书中指出:用纸人、草人、木偶、泥俑、铜像乃至玉人作被施术者的替身,刻写其姓名或生辰八字,或取得被施术者身上的一点毛发、指甲乃至衣物,做法为诅咒后或埋入土中,或以针钉相刺。据说,被施术者就会产生同样的反应,刺偶像的哪个部位,真人的哪个部位就会受到感应性伤害。为了折磨仇家,施术者往往在偶像上遍钉铁钉并合厌以魔鬼偶像,最后才以巨钉钉心,弄死对方。

巫蛊曾经是妇女相互仇视时发泄私愤通常惯用的方式之一。汉代宫廷妇女和贵族妇女中因嫉妒而使用巫蛊之术,使得这种迷信意识严重侵入上层社会生活。汉武帝时期的巫蛊之祸发端于元光五年(公元前1 30年)陈皇后阿娇被废黜事件,终止于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丞相刘屈氂被杀一案。巫蛊之祸的导火线是公孙贺父子一案。

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长安大搜捕,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朱安世告发公孙贺事件,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刘据罹难事件,其前后持续40年之久。因巫蛊之狱,遭杀戮者不下十万余人,其中仅征和二年皇太子巫蛊冤案,就有数万人丧生。被诛连杀戮者,有皇太子、皇后、公主、丞相、将军等皇亲国戚和显要官员。

如此以屠戮骨肉姻亲为主要对象的狱案,其时间之长、影响之大在中国历史上实属罕见。巫蛊之所以在西汉时期盛行,有其复杂的社会因素,也对西汉王朝造成了重大影响。一、巫蛊之祸发生的原因巫蛊之祸之所以在汉武帝时期发生,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原因也很复杂。

各种矛盾的激变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为汉武盛世的出现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他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几位执政时间达50年以上者,其在位时间达54年之久。随着他有为政策的不断实行,对外用兵取得了明显的胜利,便开始骄傲自满,认为自己不可一世,为所欲为,从而导致当时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统治阶级之间的矛盾发生激变,这是巫蛊之祸发生的原因之一。

汉武帝初登皇位的前几年,由于年龄尚小,实权由窦太后掌握,基本上承袭文景之时的政策,少有更张。此时,西汉在政治、经济诸方面都呈现文景以来升平繁荣的景象至武帝之初七十年间,国家亡事,非遇水旱,则民人给家足,都鄙廪庾尽满,而府库余财。京师之钱累百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腐败不可食。众庶街巷有马,仟佰之间成群。当时,吏治亦以廉平,而民从化,建元之始,崇文修德,天下又安。

当时虽有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严助率军援助东瓯攻讨闽越之战事,但未酿成真正的战祸,对社会的影响并不大。到了元光四年(公元前131年)前后,窦太后去世后,汉武帝摆脱窦、田两大外戚集团的控制,开始全面实施其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求贤诏中所提出的关于日月所烛,莫不率伸、教通四海的政治目标,外事四夷之功,内盛耳目之好,微发烦数。

汉书食货志指出:武帝因文、景之畜,即位数年,命严助、朱买臣等招徕东瓯,事两粤;又命唐蒙、司马相如始开西南夷,凿通道千余里,以广巴蜀,巴蜀之民罢焉。汉武帝原来以为征服四夷,攻打匈奴一击可以制胜,结果是兵连不解,天下共其劳。

更由于干戈日滋、财赂衰耗而不澹,用度严重不足,于是搜刮之法兴起。榷酒沽、莞盐铁、铸白金、造皮币、算舟车,租及六畜。这加强了对人民的敲诈和役使,于是寇盗并起,道路不通,阶级矛盾日趋尖锐。为加强对文武百官的控制,汉武帝一向是恩威兼施、儒法并用的。

但是随着权力的高度集中,他愈来愈专断du裁、刚愎自用。对于那些触犯他的禁令或他认为不忠的人,他不惜采取强暴手段,或废或杀,毫不留情,即使对朝廷重臣也是如此。终汉武帝之世,前后任相十三人,其中称得上寿终正寝的寥寥无几,而被逼自杀、狱死或腰斩的竟有六人。

难怪公孙贺被任命为第十一任丞相时,他不仅没有一点点高兴的表示,相反顿首涕泣,不受印绶。当迫不得已最后接受时,他出门即仰天长叹道:我从此性命难保了!后来他果然死于狱中。

汉武帝这种喜怒任情、刑杀无忌的做法引起朝臣深深的忧惧和不满,汉武帝为此又推行腹诽法,大臣不入言而腹诽,论死,这时汉武帝已经只要奴才,不要人才了。此后,公卿大夫多谗谀取容矣尤其是汉武帝统治的中、后期,由于对外连年用兵,对内大事兴作,极大地消耗了人力、物力和财力,空前地加剧了人民的负担,加之官吏贪暴,豪强横行,灾荒频仍,赋敛无时,人相食的现象屡见不鲜,农民反抗的事件层出不穷。

大量政治上层人物被杀,国本动摇,有学者认为巫蛊之祸实为西汉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巫蛊之乱发生与国都,前后将近四十万人收到牵连,一时人人自危,统治者的权威和信任大大受到挑战。戾太子刘据的自杀让汉武帝多年培养的接班人计划落空,刘氏接班人大量受牵连,朝中大臣也多受诛连,导致后来的霍光专权。巫蛊之祸后不久,汉武帝下达轮台罪己诏,开始反思挑战其执政策略,减少军事行动而将注意力更多转向“富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