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巴黎和会中国拒绝签字的原因

时间:2019-08-30 11:52:03编辑:梓岚

巴黎和会进行时,会上的任何消息都为中国社会各界密切关注着。和会围绕山东问题的风波,在中国国内激起了层层波澜。

1919年三四月间,上海报界接到了中国代表王正延巴黎来电:国人中有为私利而对日本让步者,其所干勾当与奸商无异,此实卖国之徒。“所望全国舆论对该卖国贼群起而攻之,然后我辈在此乃能有讨论取消该条件之余地”。电文在各报披露后,群情愤怒,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谁是卖国贼?

全国民众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在交通总长曹汝霖、驻日公使章宗祥、中华汇业银行总经理陆宗舆身上。指他们为三大卖国贼,因为曹、陆曾参与签订“二十一条”,章曾参与对日一系列秘密谈判。

4月中旬,章宗祥请假回国,日本政界要人及各国驻日使节多到车站送行,忽然涌来300多名中国男女留学生。章氏夫妇正在奇怪:今天留学生对他们怎么这么热情,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留学生这时已冲到他们跟前,大骂他是“卖国贼”,并把写了“卖国贼”、“矿山铁道尽断送外人”、“祸国”的白旗,雪片似地向车厢掷去。章宗祥吓得面无人色。

和会上山东问题失败的消息传到北京,人民的激情终于爆发出来。

1919年5月4日下午,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中国大学等学校3000多名学生冲破教育部代表和军警的阻拦,汇集天安门,对丧权辱国的卖国贼和掠夺牺牲中国利权的帝国主义进行抗议、示威,高呼“还我山东”、“拒签和约”、“取消二十一条”、“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等口号。

会后又进行了示威游行。游行学生一边散发传单,一边向东交民巷使馆区进发。使馆区的巡捕以未获大总统允准为由,禁止学生入内游行。3000名学生在阳光下站立两小时之久,仍不能跨进使馆区,不得已派出4名代表,要求会见美国驻华公使。出来接见的是美国驻华使馆的一名馆员。他说美国公使外出未归,你们可以将书面要求留下,由美国公使转交外交使团。学生大受刺激,以为国犹未亡,自家土地已不许通行,倘真正亡了国,所受屈辱怎堪设想。于是几千人怒火难平,火烧赵家楼曹汝霖的住宅,痛打驻日公使章宗祥。

北京政府动用军警镇压,逮捕学生,更激怒了人民,全国各地的学生、商人、店员、工人纷起响应,穷乡僻壤也响彻着反帝呼声。

“五四”运动迫使日本作出了反应。5月18日,外相内田康哉声明一定要把山东归还中国。6月13日,小幡公使要求中日换文,对归还山东再作声明,企图以此骗取国际同情,诱使中国在和约上签字。另一方面,日本还施展种种卑劣手段,破坏中国的民族解放运动,其中包括派遣10人特工小组冒充中国人前住上海暗杀外国人,以制造混乱,嫁祸中国,由于阴谋泄露,这次行动才未能实现。

当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对和约提出保留遭到拒绝,剩下的问题仅仅是签字还是拒签时,北京政府内亲日派怕得罪日本,亲英美派怕得罪英美,包括总统徐世昌在内,都主张签字。代表团团长陆征祥对此似无异议,他忧惧一旦拒签,既触怒列强又违背北京政府意愿。但至6月下旬,国内舆论坚决支持在争取保留无效的情况下拒绝签字。6月24日,北京政府外交部送急电告中国代表团:国内局势紧张,人民要求拒签,政府压力极大,签字一事请陆征祥总长自行决定。

北京政府这一招,实际上是在紧要关头逃避责任,用顾维钧的话说,是“把中国代表团团长置于极为严峻的困境”。不过陆征祥早就于6月19日以“旧痛骤发”、“背后筋络酸痛”、“肾部虚弱已极”住进圣·克卢德医院。外交部要他“自行决定”的电报到达时,他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此时代表团面临着巨大的外部压力。6月10日,国内传来了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3个卖国贼被免职的消息。众怒难犯,中国代表对于这一点是很清楚的。在巴黎的一些中国政治领袖、中国学生组织的代表以及华侨代表,每日必至中国代表团总部,要求代表团明确表态,保证做到在列强不允许保留的情况下拒绝签字。国内各社会团体及某些省份的督军、省长们也纷纷致电代表团,坚请代表团站在爱国立场上拒绝签字,以顺民意。

6月27日,和约签字的前一天,顾维钧约见了法国外长毕勋,再次对他谈了中国的最后3种选择。第一种选择是将保留附于和约之内,第二种选择是将保留附于和约之后,第三种选择是由中国代表在预备会上作一声明,同时将此声明记录在案。毕勋对以上几种方案均断然拒绝。签字日当天上午,中国代表团还分函美、英、法三国首席代表,表示如果签字不妨碍将来提请重议,就可以签字。结果原信被退回。

巴黎的“四人会”巨人们,认定中国最后会在和约上签字,所以态度坚决,气焰很高。

6月28日,巴黎和会举行签字和闭幕典礼。各国代表进入会场后,惊异地发现,为中国全权代表留着的两把座椅始终空着。中国代表的缺席使整个和会,使法国外交界,使整个世界为之愕然!

驻美大使顾维钧在回忆录中这样说:

“对巴黎各国代表团来说,直到6月28日前夕,北京政府一直在扮演什么角色是耐人寻味的。”

直至6月28日下午,中国代表团已经拒绝出席和约签字仪式之时,代表团尚未收到北京拒签的任何指示。

当时已经就任新内阁外交总长的陆征祥曾数次电请北京政府的总统和总理对签字一事给予明确训令。27日下午,陆又将关于保留问题的交涉情况电告北京,说明此种情势下唯有拒签一事,望政府重新指示。北京才复电称,政府早些时候已有电示。奇怪的是,代表团并未收到这份电报。

迟至6月28日下午3时左右,北京政府指令代表团拒签的电报才姗姗来迟,这时巴黎和会的帷幕已经落下。

代表团成员们在心里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最后的拒签令是否果真早已发出而在途中延误了呢?”

中国北洋政府在巴黎和会的外交失败直接导致了五四运动的爆发,那么五四运动是怎么回事呢?点击链接阅读详情:

五四运动是怎么回事

五四青年节怎么来的

本文标签: 巴黎和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