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有多血腥惨烈

时间:2020-10-31 13:42:37编辑:罗生门橘子

非洲国家卢旺达,当土著人民从比利时殖民者手中接过自己的身份证时,他们根本不会想到,手里的这张身份证,将会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掀起漫天的血海。当比利时殖民者在统治卢旺达时,做了一件非常荒诞的事情,他们通过观察当地人鼻子的宽度、身高以及皮肤颜色的深浅,把全国人民划分为两个民族,身高较高的,肤色浅的被称为“图西族”,而身高低的,肤色深的称为“胡图族”,“图西族”占总人口的14%,“胡图族”占86%。更荒谬的是,比利时人还会按照财产划分民族,拥有十头牛以上的人属于“图西族”,十头牛以下的则被分为“胡图族”的群体中。

在今天看来,这种做法真的是说咸道淡,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比利时人为了将卢旺达人区别开来,他们让每一个卢旺达人民随身携带身份证,故意的在身份证上清晰地标注其民族身份,然后会在各个方面偏袒“图西族”人,比如“司法”“教育”“经济”等方面。刚开始,卢旺达人不以为然,因为在他们的意识中,觉得这样做不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纯真的土著居民他们没有这种民族意识,但他们发现比利时殖民者开始严厉的推行该政策的时候,他们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我们认真想一想,这种以践踏人权,破坏公平公正原则为代价而偏袒少数民族的政策不可能真正地造福少数民族。反而更像是将少数民族推向火坑之中,在当时的卢旺达,比利时殖民者认为少数的“图西族”人肤色更接近白人,所以相对“高贵”一些,这种认知,让众多“图西族”人变得高傲自负,这种不公平让卢旺达的主体民族对少数民族心生怨恨,主体民族的怒火就像是火山爆发后的岩浆一样,弥漫全国。可是当比利时殖民者在后来离开这个国家时,故意将政权交给了主体民族的手中,出卖了“图西人”,这样就使得备受欺压的“胡图族”人民终于有了反攻清算的机会。

1994年4月6日20点20分,卢旺达总统在去签署和平协议的飞机上,遭到一颗不明来源的炮弹袭击,飞机上所有“胡图族”人,包括总控在内的机上乘员全部遇难,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近三十年,卢旺达总统被杀一案至今仍是个迷,谁杀死了总统?这场刺杀案件,就像是弹药库中的导火索,顷刻间,引爆了卢旺达国内沉寂已久的民族仇恨,一夜之间燃遍整个国家。飞机失事当晚,正逢非洲杯半决赛,很多卢旺达人民坐在收音机前收听广播,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了千家万户,“卢旺达人民们,我们伟大的总统被蟑螂一样的图西族人谋杀了,他们诱骗我们的总统,去签署所谓的和平协议,但在路途中用飞弹伏击了他,优秀的胡图族同胞们,清算的时刻到了!We must cut the tall trees!!Cut the trees now!!!”

这段话深深地刺痛了所有“胡图族”人民的内心,片刻沉寂之后,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枪声四起,收音机里不断高喊着要将“图西族”赶尽杀绝,炮火声,求饶声响彻长空,就这样,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清洗”开始了。屠杀行为整整发生了一百天,首都基加利的每一处角落,整座城市都充斥着尸体腐烂的恶臭味,城市变成了一间巨大的露天停尸房。

在屠杀开始后,基加利公路被疯狂的“胡图族”人设下众多路障,他们的民兵会严格检查每一辆汽车,一旦发现“图西族”人的身影,直接拉下来斩首,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军官碰触过这些“胡图族”民兵,他们身上没有一丝温度,非常冰凉,他们的眼神已经不再像是人类的眼神,各个透露着凶光,看起来像是被“恶灵”附体一样。屠杀全面爆发前,有几个“胡图族”民兵当着联合国维和部队军官的面,将一位“图西族”孕妇杀死,抛开肚子,将未成形的胎儿扔到地上,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把维和部队的官兵吓得连一句劝阻的话都讲不出来。

卢旺达大屠杀持续了整整100天,全国死亡超过100万人,平均每天杀死1万人,每小时杀400人,每分钟6个人,每10秒杀死一个人,大家要知道,在当时,卢旺达总人口也不过800万人。这种屠杀速度要比纳粹用集中营屠杀犹太人快数十倍。

1948年,联合国制定了第一个关于人权问题的国际公约《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这份公约指出,自此之后,世界上任何国家或地区如果做出种族灭绝的行为,将被视为整个人类文明的敌人,一些国家特别是美国,有义务立即采取措施,阻止这种行为。但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军在索马里吃了大亏,当时美军士兵的尸体被索马里恐怖分子扒光,游街示众,当时美国上下一片惶恐,迫不及待的想要从非洲脱身,后来为了逃避责任,美国全国从总统克林顿到各大美国媒体竟全部异口同声的说,这不是种族灭绝的行为。就这样,无数的“图西族”人被有计划有组织的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