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方方要求张伯礼院士道歉 鲁迅:文人就该做文人该做的事情,不然成了才子加流氓

时间:2020-05-16 10:48:37编辑:佚名

疫情期间钟南山、李兰娟、张伯礼院士,张文宏医生等人被广为熟知,当然这才是正常社会该有的状态,漫天的八卦娱乐新闻只不过是消遣。近日张伯院士在一次发布会上以许可馨、梁艳萍、方方等人作为反面教材提示年轻人应该对祖国抱有赤子之心。

梁艳萍一位大学教授,无比向往日本文化,甚至造谣南京纪念馆由日本人出资建造,湖北大学虽然发布了调查通告但一个月过去没有下文。

许可馨可是一味家喻户晓的人物,在疫情期间多次发表不当言论,把同胞贬低得一文不值。在舆论的压力下发长文道歉,但那不过是“作秀”。令人意外的是事情的发展真如她预期那般三天后就忘了,虽然全网都在刷但也无济于事。而近日又传出她改名回国等消息,但可信度有待考证。因为她身在国外,想要改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也不排除其他情况。

方方中国一级作家,疫情期间因为60篇日记火到了海外,作品被翻译为英、德等多个版本出售,当然作品争议一直未段过。粉丝认为那是最真实的武汉,反对者认为不过是一位中年妇女的臆想。整天居家隔离她是怎么知道外面真实状况?靠道听途说,目前有很多被证实为假消息这无异于“造谣”。

张伯礼院士的一番话,引起了作家方方的不满,公开发文要求张伯礼院士道歉。对此引起很多网友议论,让院士道歉这无比滑稽。而且方方的言论把悲痛无限放大,对于大家的努力只字不提,而且还存在很多造谣成分。

再来看看张伯礼5月12日当天的行程:

8:30至12:00,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药抗疫与传承创新发展论坛;

10:00至12:00,天津市大中小学“抗疫第一课”专题报告会;

两场活动同时参与,结束后又赶往一旁会议室回答记者问题,一个上午,没喝一口水,也没有休息。

下午13:00至15:00,在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门诊。

15:30,结束门诊后又奔赴火车站乘高铁赶往杭州,对接一个重要的科研项目。

据张伯礼的学生介绍,自从4月16日回津后,他每天行程都安排得满满当当,张校长履职一直在路上。

而近期在准备自己海外作品的方方呢,依旧每天活跃在微博上,发布着各种消息。

更有意思的是,她还想通过混淆视听,来为自己洗白。

但在我看来,这无非是身体力行地在验证张伯礼的话:“扭曲的价值观、被歪曲的灵魂”!

一个整天在别墅吃牛排刷微博的人,要求一位年过古稀的抗疫一线战士道歉,这不是自讨没趣,引发公愤吗?

还是说,仅仅是想博个热搜,保持热度?

原本我对《方方日记》一事持中立态度,毕竟自己的认知有局限性,无法站在全局角度看问题,可此事件一出,高下立现。

到底是谁没有基本的常识、判断、以及良知?

到底是谁没有什么伟业?

这又将成为谁一生的污点?

没有“根”的文化人到底有多可怕?他们整日活在自己的幻想中,受人追捧,高高在上,却对真实生活一无所知,把自己的清高当骨气,把无知当良知。

他们从不反省自己,从狭隘的视角窥视世界,活在自欺欺人的状态里。当别人正面提出指责,他们便暴跳如雷,疯狂攻击,为了证明自己是正确的,不惜违背良心,造谣污蔑。

可怕的是他们妙笔生花,字字珠玑,颠倒黑白,蛊惑人心,带偏了一群追随他们的簇拥者。

正如鲁迅所说的:文人就该做文人该做的事情,不然成了才子加流氓。

好在这次事件,风向几乎一边倒地讨伐方方,歌颂张伯礼,说明社会的整体价值观还没有扭曲。这正印证了我很喜欢的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方方要求张伯礼院士道歉,想不到她竟然“变本加厉”了

一则方方要求张伯礼院士道歉的声明迅速传遍了网络。方方声称:“我记录在此,等着张先生的道歉。或许近期他不会,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如果他尚有基本的常识、判断以及良知的话。我不知道张先生有什么伟业,但是这张图将会是他一生的污点,唯有道歉可以洗去这个污点。”

方方是谁?方方就是那个写出《武汉日记》拿到国外发表,在疫情期间传播负能量的方方。张伯礼是谁?张伯礼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2003年中医治疗“非典”的总指挥,2020年2月率领“中医国家队”进驻武汉江夏方舱中医院的“领军人”。

方方为什么要求张伯礼院士道歉?因为张伯礼院士5月12日在一场面向天津大中小学生的演讲报告会上,点名批评了方方、许可馨、梁艳萍等人疫情下的扭曲价值观。

说实话,方方的这一无理要求非常令人意外,这表明她面对之前的错误行为不仅没有丝毫的悔悟,反而变得“变本加厉”起来。不过,她要求张院士道歉的这一声明,更加让人看清了她的真实面目。

像她这样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作家,竟然不知道张伯礼院士有什么伟业。很明显,在方方眼里,张院士2003年率领中医团队奋战“非典”疫情不算伟业,2020年2月张院士以70余岁高龄奔赴武汉疫情一线,带领中医“国家队”奋战新冠疫情,也算不上伟业。方方眼中的伟业,是枉顾是非曲直写几篇吸引眼球的“武汉日记”,拿到国外换钱,换取别有用心的少数人的“赞赏”。

很明显,方方眼中的“伟业”,不过是极端自私的个人利益的“伟业”,张伯礼院士的伟业,才是真正受到全国人民敬重、认可,和国家与民族利益紧密相连的伟业。方方那些见不得阳光的极端自私的所谓“伟业”,理应受到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谴责和批驳。

张伯礼院士在报告会中对方方等人义正辞严的斥责,在方方眼中是不可接受的“污点”,但是在有良知的中国同胞眼中,却正是张伯礼院士的光荣,这个“污点”永远不需要去“洗”。至于等待张伯礼院士道歉的方方,这次恐怕要彻底的失望了。

方方要求张伯礼院士道歉,她永远不会理解张伯礼院士们

方方现在是恼羞成怒,对一切批评自己的人都是要骂回去的,现在要求张伯礼院士给她道歉更是可笑至极,张伯礼院士深入武汉的抗疫一线,在1月26日就临危受命远赴武汉,直到4月16日下午才返回天津,张伯礼院士已经72岁了。

方方这种人永远无法明白张伯礼院士这种人,因为后者是做事实的人,是在解决问题的人,而方方是纸上谈兵,到处找毛病的人,这个世界上总有一拨人,找毛病天下第一,什么事情到她眼里都是错的,都是有问题的,她们永远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俯瞰一切,品评一切,把自己当作是社会的良心,但是她们从来不会去实际解决问题。

而支援湖北的医护人员有四五万,张伯礼院士是其中之一,他们都是默默的在为抗疫付出,而全国的医护人员以及其他为保持社会正常运转奋战在一线的人数就更多了,我们这个社会得以运转和发展,靠的不是方方这种自以为是社会良心、自以为是公众的良知的人,靠的是那些实实在在解决问题的人。张伯礼院士这种人从来不把自己当作社会的良心,但是他实实在在的做事情,用自己的能力解决社会实际问题,他们往往是无人问津,如果这次不是被方方点名,张伯礼院士的事迹有不会被大众知晓,他们 只是默默的做事情,不求名利。

方方是幸运的,因为她生在了中国,方方们是向往美国的,但是他们幸运的是,这次新冠疫情期间没有生活在美国,她们在媒体上反击一切批评她们的人,她们可以批评、评论别人,但是她们却并不接受别人对她们的批评和评论,说到底她们是想要特权,这个特权就是只有她们才是这个社会的良心,她们的批评就是对的,就是对这个社会和国家的好。当方方在自己的别墅里面,用那些道听途说、真假未辨的信息去编织所谓武汉日记去评价和记录这场战役的时候,她是看不到那些为解决这场意外的天灾而正在为此奋斗的人,她看不到他们的付出和努力,她用她那几十年熟练的文笔放大恐惧和慌乱,博取眼球,咋一看是良心,仔细一看是凉凉。

她们从不认为她们有错,也不会去反省自己,之前很多人还去批评方方,现在已经不怎么去评论她了,因为大家也都看明白了,这种人现在是在被历史扫进垃圾桶最后的蹦跶,她们和这个时代脱钩了,何必和她去纠缠?

当有人对她们的观点发出质疑的时候,她们就说“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但是当有人质疑她们的时候,她们就忘记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信息的扁平化,以及受教育程度的大大提高,让这些人没有了信息和思考的优势,张伯礼们是方方们永远无法理解和到达的高度,方方日记已然是方方的耻辱,不过这不重要,方方们会被扫入历史垃圾桶。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公知,在以前文盲多、民众受教育程度低、信息来源少的社会,他们作为信息的传声筒,自以为掌握了真理,受人景仰,但是现在人人识字,受教育程度大大提升,自媒体让民众接受的信息无比的多,她们也没有什么信息和思考的优势了,反而在自然科学领域,民众受到的教育甚至比这些人还要多和专业,自然科学在不断进步,民众在不断学习,但是这些知识分子/公知却不愿意与时俱进,还在固守残缺。

你同意张伯礼院士向这名著名作家道歉吗 

5月12日,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江夏方舱医院总顾问、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张伯礼教授,通过网络直播为天津市大中小学主讲了一堂以“众志成城、科学防治,在抗疫斗争中彰显民族自信心”为题的抗疫思政课。

在这场报告会上,在肯定青年一代在此次抗疫中的成长和担当时,张伯礼院士还专门提到了一些反面案例,例如许可馨等人在疫情期间的不当言行,抨击其扭曲的价值观,反问极少数“知识分子”:家国情怀何在?

在这堂思政课上,有一张课件图,引发网民关注,同时也引起湖北省作家协会原主席 @方方的不满。她要求张伯礼先生向其道歉,称她已记录在此,称这张图是张伯礼一生的污点,唯有道歉可以洗掉这一污点。

从这张图中,不难看出,张伯礼院士在“抗疫第一课”主题报告会上,虽不知道他是否狠狠地痛批了方方、梁艳萍、许可馨等人,但至少是在报告中批评了这些人的。

张伯礼院士特意提到了这些反面案例,疫情是国家大事,而这些人却借此机会歪曲事实。高级知识分子反动是很可怕的,作为中国人,没有一点家国情怀。吃里爬外该批。而且他们所在的学校也表示会严肃处理。

与以前她反唇相讥众多批评她的网友一样,这次,@方方 也神速微博反击。从这就可以看出,方方等人真地还没有一丝悔改之心。网民之前的批评已经汗牛充栋了,笔者这里也不想提及,已经无话可说了。

今天,笔者只想说说图中的另一个人物,那就是许可馨,这个女生被曝光以来,恐有“高人”指点,她一直走安静路线,期望用时间耗空间,蒙混过关。直到现在,低调玩蒸发似乎已经成功驾驭“鸵鸟术”了。

许可馨,因在网络上发表辱国喷民的不当言论,引发全国网民的一致声讨,成为今年的“焦点人物”。侮辱国民、诋毁国家、鼓吹利己、鼓动抗疫医生临阵脱逃、炫耀父母金钱和人脉,满嘴脏话连篇,不仅三观不正,而且人设崩塌,没有一丝一毫的学子修养。

口无遮拦,污蔑国家,辱骂他人甚至抗疫烈士,挑战人性底线,自诩为公费留学生,却无半点知识分子的节操。无知无畏,愚弄网民智商,公然与公众为敌,彻底激怒了国人,群起而攻之,并要求相关部门彻查是谁给了她的勇气,让她如此傲骄、目空一切?

许可馨事件在网络上的持续发酵,也引起了官方的关注。4月2日晚,苏州纪委官方表示:许可馨的言论引起广大热议,苏州市纪委对此高度关注……将会依照规定依照纪律依法进行处理。

可是至今已经5月中旬末了,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却迟迟没有公开调查及处理结果,这是为什么呢?苏州纪委为何迟迟不公开呢?是否真如网友所猜测的那样,许可馨背后有着强大的“官系网”,纪委打不开这张网,或者是不敢撕开这张网?

但网民对此的关注却丝毫不见消退,他们眼前关于“许可馨事件”的那个大大的问号,一直没有拉直。有网民称,即使当地还没有调查完毕,也应该及时回应到了哪一步,回应舆情,这是还公众知情权需要,也是维护纪委公正办案的需要。

如此继续默不作声,只能让人怀疑“许可馨事件”背后真的存在诸多大问题,甚至转而质疑有关部门的慢作为、不作为。

网上曝出了许可馨的父母和强大背景的家世,父亲许振华是苏州行政办公中心主任,母亲吴丽荣是苏州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伯父许振龙是苏州食药监局的副局长,叔叔许振飞原烟草局副局长,这样的背景下难怪会有许可馨这样跋扈和任性的留学生。

现在,大家不但关注许可馨本人,也关注苏州纪委,为何迟迟没有公布对许的处理结果,是否有“投鼠忌器”的考量?因为她家在苏州官场上人多官大,所以顾忌三分。

涉事的有关方面,是不是特别希望事件如许可馨所说,“三天过去就凉了”,让事件不了了之?若有关方面果真是如此考量,那就不只是失职不作为,更是在包庇这种辱国行为,是在替辱国行为站台背书,屁股坐错了位置。

苏州纪委越是不说,网友就越是认为有问题。否则,为什么不说?事件发生,许可馨的父母也未露面,这更加激起了许多人的情绪!这也以往类似事件判若两事。他们似乎就是想利用公众的遗忘效应,忘掉“许可馨事件”。

许可馨辱国恨国言论,已经引起舆论持续海啸,而且愈发汹涌,根本还停不下来。这与“有关方面”迟迟没有做出回应有很大关系。许可馨事件迟迟没有结果,不符合网友心理预期。

因为以前这样的“坑爷”“坑夫”“坑爹”“坑妈”的张狂行为,最后都要付出与“张狂指数”相匹配的代价的。面对许可馨的辱国言论,有关部门决不能“躲猫猫”,决不能让辱国事件不了了之。如果如此辱国都不受处理,那一定还有“张可馨”“王可馨”一朵朵奇葩“次第盛开”。

网络时代,及时、正面、透明回应公众关切,是应该的,更是明智之举。有疑必释,既是维护纪委公平公正办案的需要,也是维护公众知情权的需要。公共关系学认为,危机事件的显著特征就是突发性。对于组织、公众和媒体而言,应对突发性的关键就是迅速、及时的快捷反应。应对得越快,恢复公共机构公信力也越快。

如果当地始终不公布处理结果,那就难逃包庇袒护之嫌,也更说明许可馨家族在当地势力强大,上级部门就有必要介入。在查处许可馨辱国恨国言论的同时,也要追究苏州纪委不作为甚至包庇袒护的责任。